吴晓波罗振宇前仆后继:自媒体的IPO之路

案例资讯
刘旷
 9009
2019-10-23

近日,北京证监会在其官网上公布了新一批公司的上市辅导名单,其中的北京思维造物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罗辑思维)显得格外醒目。从这个消息公布到现在,关于罗振宇和知识付费的讨论从未中断,在知识付费行业打拼多年的罗振宇再次走上舆论风口浪尖之上。

 2014年创办的罗辑思维公司至今已有五个年头,而罗振宇在知识付费这个行业中的探索开始的更早,2012年的线上节目《罗辑思维》就敲响了战鼓。罗振宇在众多问题上的独到见解和精辟看法,使得他成了众多用户追捧的对象,这个总是能侃侃而谈的中年人和一个叫“得到”的APP成了许多人生活中离不开的解药。

 近两年来“罗辑思维”频繁传出的上市消息,这一事件终于在官方的公告中尘埃落定。在这之前不久,知识付费行业的另一巨头吴晓波刚刚折戟于此,即将上市的罗辑思维带给了整个行业新的气象,曾如日中天的知识付费行业即将迎来它的第一股。


罗振宇的IPO之路

 

罗振宇在2008年之前,是以央视媒体人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的,那时的他是严肃的财经节目制片人、主持人。2008年,罗振宇从央视辞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出走央视的罗振宇再一次回到大众视线的时间是在2012年,从这一年开始,罗振宇开始了他在知识付费领域的探索,虽然这一时期大家都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2012年,罗振宇在优酷上推出了一档周播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同时同名微信公众号上线,每天发布罗振宇的60秒语音。这档节目迅速俘获了众多的用户,播放量节节攀升,罗振宇的开局之战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2013年,在《罗辑思维》风头无二之时,罗振宇顺势推出了会员付费制度,5000多个会员名额一天之内被哄抢一空。2014年,罗辑思维公司成立,2015年以“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为标签”“得到”APP上线,在知识付费元年还未到来之际,罗振宇已经出发了很久。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更何况走在行业前面的罗辑思维。也正得益于此,罗振宇的创业之路走的格外顺利。

 《罗辑思维》节目播放量早已超过10亿,目前“得到”APP用户达到近3000万,相关付费产品超过150个,其中《李翔知识内参》、《薛兆丰的经济学课》都大获成功,成了知识付费市场上绝对的爆品。

 相关数据显示,罗辑思维2015年到2017年的营收、利润成绩都相当不错,盈利能力也相当突出。

 

在资本市场上,罗振宇带领的罗辑思维也收获颇丰,在2013年仍是一档线上节目的《罗辑思维》就获得顺位资本的投资,倍受资本青睐的罗辑思维在之后的每一年里都在获得融资,目前五轮融资过后,罗辑思维的估值已经超过70亿元。

 资本的加持使得罗辑思维格外引人瞩目,自2017年之后,罗辑思维上市的消息就不曾中断过,罗振宇也曾公开辟谣。幸运的是“狼来了”的故事多次上演之后,罗辑思维终于要登上科创板,而罗振宇也将走完他的上市之路。

 

热潮减退 变局凸显的知识付费行业

 

罗辑思维即将上市的消息,无论是对于罗振宇亦或是整个知识付费行业来说都是幸事一件,但在罗辑思维的高光时刻,罗振宇面对下滑的业绩和并不景气的行业难免心情复杂。

曾创造了知识付费领域奇迹的《李翔知识内参》在运营三年后,面对日益减少的订阅和收益选择在今年五月停止更新。与之对应的是得到APP整体运营情况的不佳,艾瑞数据显示,得到APP的月独立活跃用户数已经由今年年初的432万下降至8月份的170万,跌幅超过一半,明星节目《罗辑思维》热度也已经大不如前。

作为行业领头羊的罗辑思维在上市之际面临的问题,足以反映出整个行业的现状。在野蛮生长几年后,曾处在风口之上的知识付费行业大潮退去,变局丛生。

用户增速下滑,资本市场不再看好,知识付费在走过三年的蓬勃发展时期后,站在了十字路口上。行业竞争加剧、流量红利开始消退、内容良莠不齐等众多问题都在困扰着整个行业。

最近发布的《2019中国知识付费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至今,知识付费用户增速始终在不断放缓,这一数据在2019年预计将跌至30%。

 

行业增速下滑的同时带来了资本的逃离,相关数据显示,知识付费投资在2017年发展达到52起投资事件,2018年仅有41亿起投资事件,到今年大半年已经过去但整个行业仅有7次投资,如今纵观市场已经很难看到阔步踏入知识付费行业的投资者了。

从2016年知识付费行业崛起到现在这短短三年时间,无数企业涌入其中。以得到APP为代表的行业前三占据了35%的市场份额,行业前十占据的市场份额达到60%,资源愈发向头部集中,众多的小玩家的突围变得异常艰难,行业蓝海早已不再,洗牌期加速到来。

同时早期过低的行业门槛,使得知识付费从业者素质层次不齐,内容鱼龙混杂。众多打着学习名号,以满足用户猎奇心理从而获得平台活跃度的企业并不少见。低质量内容和鸡汤成功学摇身一变成为了需要用户买单的知识,这样低质量的内容难以满足用户学习需求,造成了许多高质量用户的逃离。

同时不健康的价值取向使得“贩卖焦虑”几乎成了知识付费的代名词,众多对罗振宇和行业的批评大都由此而生。大量的相关文章,证实着曾被大众寄予厚望的知识付费,在巨大商业利益驱动下成了“智商税”系产品的代表。

而我们都知道没有核心的价值和竞争体制做支撑,以贩卖焦虑和满足用户猎奇心理的所谓知识注定难以长久。知识付费行业目前面临着复购率降低、完课率降低、使用时长降低的三低现状,这是知乎周源对于整个行业现状的判断,而这些情况,正是市场对于目前行业现状最真实的反馈。

今天,行业巨头罗振宇走上IPO之路,新兴产业知识付费将迎来行业第一股,但知识付费很难因为这些而重获生机。可以说,今天知识付费行业寒冬虽然未至,但春天依然遥远。

 

行业春天何处寻

 

当我们在讨论知识付费行业困局时,对于知识的探讨也变得的尤为必要。千百年来,人类对于自身发展的需求和社会进步的要求,使得知识成为无数人孜孜以求的珍贵资源。

但在人类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获取信息的差异始终是横亘在社会面前的一个难题,在知识传播鸿沟面前,知识传播者和知识获取者好似牵牛星与织女星。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出现有力的打破了这一现状。以无偿共享知识为最大特性的互联网孕育出了知识付费,足以称得上是“吊诡”。

2016年前后的中国社会,确实也诞生了孕育知识付费行业爆发成长的土壤。收入增加使得人们在满足物质需求之后开始谋求满足自身的发展需求,同时移动支付的普及为知识付费的发展提供了硬件的支持。另一方面,社会知识的更新换代速度大幅提升,各类竞争的加剧使得终身学习理念成为社会的共识,大众获取知识的方式从漫无目的接受到主动选择,成了社会的主流趋势,正是这一系列变化直接催生了知识付费这一产业。

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的知识付费取得的成功令人瞩目,风格多样的种类,大量内容的生产,让这个市场异常繁荣。从互联网百科搜索的静态知识获取,到现在实现实时互动和知识变现的分享时代,知识付费造就了一个优质的商业模式。

2016年,知识付费从无到有,一年用户增长超过200%,按照正常的剧本这个行业应该前景光明、坦途一片,但到现在仅仅三年时间,知识付费就面临着严重瓶颈。

从全新的知识分享模式到现在的“贩卖焦虑”,知识付费快速的走完了由盛到衰的这一路。今天,知识付费的市场上依然有很多忠实的用户,也有新的受众不断加入,众多的参与者依然在寻求知识和自身发展的路上探索。

有关“知识付费”的讨论下,知识付费支持者不在少数,仍有众多的追随者在为知识买单,但这也很难挽回行业的颓势。市场之上受众愈发清醒,良莠不齐的内容和不够完善的行业规则都在消耗着“知识付费”这个招牌的活力和生命。

罗振宇、吴晓波的侃侃而谈,知乎、喜马拉雅众多平台的参与,知识付费概念已然深入人心,但我们在讨论知识付费时,或许更应该去看看知识本身的真正意义。优质的内容,良性的生产模式才是行业发展的最终动力。在互联网用户达到8亿多,知识更新换代日益加快的今天,我们有理由相信知识付费有广阔的天地,但如何打开这扇通往未来的门仍然未知。

市场的唱衰不断,“知识付费已死”声中,被舆论裹挟着前行的行业将迎来第一股。今天,全新的起点之上,知识付费行业或许更应该静下心来钻研知识本身。

参与讨论